文明天地 传承文化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南怀瑾 上虞
查看: 58|回复: 0

崧厦抗战简历与下洋民兵孙建华遇害

[复制链接]

581

主题

826

帖子

348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480
发表于 2021-4-8 12:16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崧厦抗战简历与下洋民兵孙建华遇害

下洋全景(压缩).jpg

下洋全景

1941年春,驻上海、杭州日军为了巩固对京沪杭中心地区的占领,乘浙江国民党顽固派忙于内战之机,发动了侵占浙东地区的宁(波)绍(兴)战役。


4月,由于国民党勇于对内,怯于对外,日军不费一枪一弹,唾手囊括了虞北大地。日军在上虞,在五夫、百官、曹娥、东关等交通要道,设立据点。5月24日,日军占领上虞县城丰惠,上虞沦陷。


日军一方面在五夫、百官设立据地,不断侵犯虞北;一方面积极推行伪化政策,收编社会上的散兵游勇、地痞流氓、小枪帮、“烧(卵)毛部队”,建立汪伪“上虞县保安队”。


当时,汪伪军季槐林部驻扎小越,滕祥云部驻守崧厦,李华良部留守五夫,黄嘉兴部盘踞百官。日伪互相勾结,欺压人民,搜刮民脂民膏。


虞北人民深受其害,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虞北的抗日斗争环境异常艰苦。


抗日战争中的上虞.jpg

虞北地区,东连余姚、慈溪,西靠曹娥江,南至杭甬铁路,北濒杭州湾,是抗日战争时期余上县最大的一个区,也是上虞有名的鱼米之乡。


1942年5月,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,分批从上海浦东南渡杭州湾到达三北(虞北、姚北、慈北)地区,开辟浙东抗日根据地。


8月,中共浙东区委员会书记谭启龙提出:“应按照地理条件及武装斗争的要求、敌占情形、领导上的便利,重新划分地区。”重划县界。


以杭甬铁路为界,上虞北部的虞北地区与余姚的姚北合并,建立中共余(姚)上(虞)县委员会。下辖虞北(崧厦)、临山、中和(周巷)、马渚四个区委。


在年底,余上县委书记张光指示虞北区委书记柴及,乘我军反顽斗争胜利的大好时机,发动群众,组织群众,武装群众,开展民运工作,扩大我军的政治影响。并以岑仓乡为立脚点,逐步向外围扩展,开辟虞北根据地。


民运工作,是召开乡保长、小学教师、商会、农民代表等座谈会,广泛了解人民的疾苦和要求,积极宣传党的抗日政策,经过宣传教育,团结了各界人士,激发了群众的抗日热情。


民运工作队深入群众,组织开展二五减租和抗缴日伪摊派粮、款的斗争。


不久,民运工作队扩分为中心组、东南组、西面组。西面组以湖滨为重点,兼管五埠、雁埠等乡,由雷行(朱蕴磊)负责。


不到半年,1943年夏,湖滨与岑仓、四维、灵惠等乡,成为虞北民运工作队的中心地区,打开了虞北抗日根据地的局面。


为武装保卫家乡,保卫减租胜利果实,1943年3月,成立余上县第一个农民抗日自卫武装——虞北岑仓乡农民自卫大队,辖章戴、岑仓、乌盆三个分队。崧厦建立湖滨乡农民自卫大队。


农民自卫大队以乡成立大队,村为小队,人数不等。中心乡的农民自卫大队有二三百人,成员大多都是18至45岁的青壮年。武器有大刀、土枪、手榴弹、步枪。


农民自卫大队成立后,主要工作:一是肃清潜伏在根据地的汪伪税务人员。二是配合主力部队进行反扫荡斗争。自卫队通过各种社会关系,了解据点里日伪军的动向,递送情报,护送公粮和伤员。有时为主力部队当向导,有时配合部队破坏敌人的交通设施。三是配合部队反抢粮。


四是负责根据地的治安工作。建立乡乡联系、村村结合的联防网络,打击敌伪情报人员,防止土匪打家劫舍,为稳定社会秩序起到了积极作用。


五是摧毁敌伪据点。1943年10月,虞北区委发动中心乡农民自卫大队500余人,黑夜潜入伪军崧厦据点,捣毁碉堡、篱笆,缴获滕祥云部在严巷头存放的大批粮食、布匹等物资。


这一次的深夜捣伪运动,湖滨乡农民自卫大队共同参加。崧厦民兵老人谈起往事,仍记忆犹新,津津乐道。


此举打击了伪首滕祥云的嚣张气熖,令他深感抗日力量的强大,从此不敢轻举妄动,徨徨不可终日。


1944年2月,为加强虞北区的武装斗争,余上县委决定,由谢汝昌率余上便衣中队队员20余人,从中河区调往虞北区,与原虞北区委警卫班合并,建立“虞北区常备队”,谢汝昌任常备队长。


4月,改编为“崧厦区常备队”。后区常备队发展到七八十人。


常备队经常活动于敌据点附近地区,其基本任务是:侦察、监视敌伪行动,及时递送情报。扰乱敌人,疲惫敌人,使敌人不得安宁。打击小股出扰之敌,打击敌特汉奸,打击死心塌地事敌的伪乡保人员。


配合主力部队作战。配合民运工作同志开展群众工作,发动并组织民兵,动员参军,扩大武装。配合财经工作,开展税收并反敌伪税收斗争。保卫区机关工作人员的安全。


6月,伪中警特务大队300余人,窜到岑仓乡大肆抢劫。区常备队配合主力,将敌诱入包围圈,两面夹攻,逼使敌人四处奔逃。毙伤伪军官兵10余人,俘虏了人,缴获机枪1挺、三八枪3支、子弹1000余发。


8月,崧厦区署在五埠一带的金山盐场,成立了“崧厦区盐民游击队”,队长雷行兼政治指导员。


金山盐场北濒杭州湾,盐运码头由潭头、达浦、潘家、五龙、汤家五埠。五埠盐场共有盐板3万余块,平均每年产盐1200多万斤。


孙炳初、姚吉瑞.jpg

采访孙炳初、姚吉瑞老伯

五龙庙、汤家埠在前庄,谢汝昌队长常在前庄一带活动。据下洋孙炳初老伯回忆:“孙建华有老表在前庄,经老表介绍,加入了老三中。他老表也是参加老三中的。”


“老三中”,是崧厦百姓对“三五支队”的敬称和统称。孙建华是加入盐民游击队?还是区常备队?现已无从查证。


孙老伯讲:孙建华父亲与他父亲是老堂,住下洋后道地的楼屋,家就在他旁边。孙建华有四兄弟,阿建是老大,下面三个弟弟。本来家境不错,有二十来亩田。凭家庭条件,孙建华小时候读过书。


后来因孙建华母亲病亡,父亲不善治家业,不会培养孩子。残破的家庭日渐败落,靠卖田过日子。


孙建华长大后卖了壮丁,后又偷逃回来。大弟后来也卖了壮丁,二弟小时给人家放牛,三弟给人做半作(半工)。生活相当艰辛。


说起孙建华母亲死后的家庭变故,孙老伯感叹说:“宁可死个做官爹,不可死个讨饭娘!”


1945年8月8日,下午,百官汪伪黄嘉兴部从沥海窜五汊港,过桥进入下洋,在地痞蔡林阿三的带领下,持枪上门,到后道地家中抓捕孙建华。此时阿建正好外出,到港口严同兴买酒。


敌人扑了个空,便带走王保长和阿建父亲。不料,阿建买酒归来,刚走到下洋木桥前,看到父亲跟拿枪的人走来,知道不妙。距离已近,返身容易暴露,他沉着地用手压低帽沿,遮住脸孔,准备与来人擦身而过。

王保长假装没看见,不想惹祸。老实巴交的父亲不知怎么想的,忽然冒出一句:“呀,这是伢阿建吗!”


这一声喊坏了大事,孙建华被敌围住,无可逃脱,被绳子绑住,押往崧厦。


晚上,孙建华被关押在嵩城庙北边的朱家祠堂,双手反绑,牢牢地拴在木栅子上,不能动弹。彻夜站立,蚊子叮咬,受尽折磨。


第二天凌晨,两名伪军手提灯笼,押着阿建,推上街头,刽子手残忍地把阿建剁死在一块猪肉板上,身首分离,十分惨烈。


蔡林阿三为什么要给告密?给汪伪带路害孙建华?


据孙老伯回忆说:蔡林阿三,参加过和平军(汪伪军),是一个坏人,被人抓做杠(惩罚)。走过看见的阿建说了一句:“该当这样。”

阿三因此怀恨有心,向敌伪告密、怂恿,带路上门来抓,杀害了孙建华。
1949年5月上虞解放,土改时镇压反革命,蔡林阿三缩头缩脑,东躲西藏,企图逃过正义的惩罚。在吕家埠被下洋群众看到,一眼认出是阿三,立即向上举报:“下洋阿建,就是蔡林阿三抲去、杀害的!”

民愤极大的阿三,马上被抓捕,立即执行枪决。恶人受到了应有的惩罚,为烈士孙建华报了仇。


谢汝昌带领的区常备队,在1944年2月进驻,4月改编为“崧厦区常备队”,至1945年10月1日北撤,总共在崧厦抗战一年半时间。


孙建华能识字,当过兵,会打枪,又年轻,愿抗日。根据几方面的素质考量,符合能实战射击杀敌的条件,很可能会被吸收进谢汝昌领导的区常备队。


在1945年3月的血战谢家塘,与5月的沥海自卫战中,崧厦区常备队积极配合主力部队,阻击、打击、消灭了大批敌伪军,胜利地保卫了虞北抗日根据地。


孙建华有没有参加战斗?已不得而知。


崧厦区常备队,既有别于正规部队,又有别于民兵组织,是正规军与民兵的结合体。能打能战,是正规军。招之即来,挥之即去,隐藏于民间,又像是民兵。


崧厦是敌占区,敌强我弱。河道纵横,环境复杂。一旦暴露,迂回困难,容易被围困。


因此取名“常备队”,即不是以正规军的形式出现,而像兵民那样,化整为零,常备不懈。一旦行动,迅速集合。捏成拳头,打击敌人。 所以,为了蒙蔽敌人,不暴露身份,常备队员和民兵经常以似正非正的面目出现。


到底是好人?还是坏人?有时候连群众都搞不清楚。这也为以后遭受误解埋下了隐患,有的人坐牢,有的被枪毙。


孙炳初.jpg

孙炳初老伯指点

孙建华原址新楼房.jpg

下洋孙建华家的旧址,现在是新农村的高楼

一段八十年前不为人知的故事,终于在建党百年之春揭开。


回顾历史,开拓未来。感恩英烈,是你们的奋斗牺牲,为我们奉献了美好的今天。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文明天地 浙ICP备 18047255号 浙公网安备 33060402000462号

GMT+8, 2021-5-13 13:37 , Processed in 0.146700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5-2018 www.wwmm.cn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