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明天地 传承文化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南怀瑾 上虞
查看: 99|回复: 0

不为人知的《蒿坝钟公祠碑记》

[复制链接]

1248

主题

1719

帖子

744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447
发表于 2023-12-7 08:00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不为人知的《蒿坝钟公祠碑记》

上虞蒿坝钟公祠因清水闸而建。蒿坝清水闸是与三江场应宿闸配套的水利工程,清水闸是首,应宿闸是尾。在明嘉靖十六年(1537),由绍兴太守汤绍恩创建。


曹娥蒿坝原属会稽县,会稽分属绍兴府治之东,山阴分属绍兴之西,会稽与山阴紧邻,山阴县西是萧山。会稽南枕山而北带海,水利通达三县为一体。自明汤绍恩作应宿闸于山阴之三江场,树立水标,制定规则,潦启旱闭,以管理蓄泄的关键。


在会稽蒿坝兼建清水闸,为引剡江(曹娥江上游)之水,开其源流。清水闸在东为首,应宿闸在北为尾,以调剂水旱,使水利达到平衡。至明末清初,山阴、会稽、萧山三县共享其利。


到了清朝中叶,清水闸废坏,但犹恃蒿坝霪洞涓细之流维系,久之而霪洞亦为湮没。于是首尾相顾的水系,仅存尾闾而失喉舌,应宿闸再也不能以时开放了。江潮挟沙泥一日再至,至则停淤于闸外,沙积绵亘常二三十里。以至于每年常雨水无处排泄。


虽从事开浚,终不敌潮汐之所挟。朝增夕长,人力穷而淫潦之灾无时不有,对三县造成的灾患实在太大了。


在清同治年间,三县士绅尝议修复清水闸,但考察原来闸址,久已成为民宅,或为集市、道路,事有谋而无成。


六十多年过去了,钟念祖辞官归里,知三县士民有此愿望,乃召集群绅,参前议,审形势,得地于故闸偏右、凤山之麓,决定改建三门新闸。乃内购民田百余亩,开水道百九十余丈,而外迎剡江;开水道四百余丈,以引来源。使内河水常有余,应宿不至久闭,以得长流为出口,用来冲刷闸外积沙,恢复原来功能,其成效必然可观。


然而工浩费繁,筹巨款不易,则动工遥遥无期。钟念祖独以水利与三县民生休戚相关,毅然肩之一身。由郡邑大夫达于行省,申请愿以私财应急需,刻期征役。始光绪二十五年(1899)秋八月辛巳,至光绪二十七年(1901)冬十二月庚戌,阅八百八十有余日。大功告成,而汤绍恩公的遗规恢复,三县的水灾消除。


正当修闸方兴之时,适遭意大利人窥伺我三门湾,浙海戒严。钟念祖奉省重任,主持全浙行营营务、兼统台防。率全军扼守宁、绍、台三郡濒海要害,繁忙处理军务。以至于积劳成疾,没身于王事。而此时闸未建成,钟念祖身死犹心望其成。钟公继室黄夫人率公子德铭继承遗志,摘除金玉佩环,撤消日常服用,尽力凑补造闸经费。凡为白银三万三千五百余两,皆取给于钟氏。


钟念祖是一位忠爱君国之士,既归老家居,仍每饭不忘。目击时艰,民生之难,辄愿毁家以纡难。加上兴此工程,所以保卫桑梓三县,实获利依赖于他的乡谊。而黄夫人与公子德铭,不以返还支出麻烦官府,申请承担全部费用,效捐乐输,以遂钟公未竟之志,实为难得。


前已获浙省巡抚上奏其事,奉恩纶,表彰宅里,通告三县士庶。深思自此以往,凡是种田与居住,受钟公之德于无穷了。非百世纪念,无以慰三县百姓祝念之忱,此蒿坝钟公祠所由作也。


钟念祖去世后第二年,冬十二月,钟公祠落成。


古代先王制定祭祀的规则,“能御大灾则祀之,能捍大患则祀之”。所以大禹治水有功,而契六世孙冥勤职水官,记载以为“皆有功烈于民”,著在祭法。“此则会稽钟公所以有祠于县蒿坝也”。


因为有功烈于民者,钟念祖实当之。向在云南平叛乱,钟念祖身先士卒,大小百数十战。一解省围,三擒逆首,收复府、厅、州、县名城十数,肃清全滇。积功累任令长、牧守,仕至监司,晋崇阶,加“勇”号。征诸报功之典,钟念祖已“庙食于滇”。其在蒿坝的新祠,尤礼敬之以义举而起者也。


碑记作者孙德祖云:“惟公有灵,尚其永绥于斯。并三江之崇祀汤公者,北东相望,享烝尝于弗替哉。”汤公祠与钟公祠北、东相望,皆有功于绍兴水利,受后人敬仰者也。于光绪三十二年(1906)正月公同立石。


会稽钟氏家谱中记载的《蒿坝钟公祠碑记》,在《绍兴县志资料》第一辑中也有收录,题为《孙德祖撰会稽钟公祠碑记》,文字少有出入,如文中“无”字皆作“亡”,“急需”,作“亟需”等。家谱有“中宪大夫、五品衔、淳安县教谕、前长兴县教谕、同邑孙德祖拜撰”一句,资料辑本略去。


试整理、标点碑记原文如下:

孙德祖撰会稽钟公祠碑记(压缩红线).jpg

孙德祖撰会稽钟公祠碑记

古圣王之制祭祀也,能御大灾则祀之,能捍大患则祀之。是故禹修鄣(障)水之功,而冥契六世孙)勤水官,记以为皆有功烈于民,著在祭法。此则会稽钟公所以有祠于县蒿坝也。


会稽分绍兴府治之东,并山阴为附郭,县西竟萧山。南枕山而北带海,水利通三县为一。自明太守汤公作应宿闸于山阴之三江场,树水则为之程,潦启旱闭,以筦(管)蓄泄之键。兼建清水闸于会稽之蒿坝,引剡江,开其源。东首北尾,以剂水旱之平。讫明季,入国朝,而三县公其利。汤公故有祠于三江,于今列祀典焉。


中间清水闸废,犹恃蒿坝霪洞存什一于千百,久之而霪洞亦湮。于是乎有尾闾而亡喉舌,应宿不能以时开放。江潮挟沙泥日再至,至辄渟淤闸以外。沙碛绵亘常二三十里,岁恒雨水亡(无)所泄。从事开浚,卒不敌潮汐之所挟。朝增夕长,人力穷而淫潦之灾亡时不有,其为三县之患于是乎大。


同治中,尝议复清水闸,闸址久为民居,成市集道,谋而不溃(篑,注一)于成。迄今又再更星纪,近岁钟公宦成归林下,乃会群绅,参前议,审形势,得地于故闸偏右,凤山之麓,是宜改建三门之新闸。仍内购民田百余亩,开水道百九十余丈,而外迎剡江;开水道四百余丈,以引来源。俾内河水常有余,应宿不至久闭,得长流以为出口。刷沙之用,其成效可必也。


然而工浩费繁,筹之不易,则经始亡期。公独以三县民生之休戚,毅然肩之一身。由郡邑大夫达于行省,请以私财应亟(急)需,刻期征役。始己亥(1899)秋八月辛巳,迄辛丑(1901)冬十二月庚戌,阅八百八十有余日。大功告蒇,而汤公之遗规复,三县之水灾澹(淡)。


方事之殷也,意大利人窥伺我三门湾,浙海戒严。公奉省檄,主全浙行营营务,兼统台防。全军扼守宁、绍、台三郡濒海要害,驰驱鞅掌。以积劳,没王事。盖闸未观成,没而犹视也。公继室黄夫人实率公子德铭,撤环瑱(tiàn,美玉)、斥服用以济之。凡为缗(mín,一贯、一千文)钱三万三千五百有奇,胥取给于钟氏。


复念公之忠爱君国,既家食而每饭不忘。目击时艰帑绌,辄愿毁家以纡难。加之此役,所以保卫桑梓三县,实利赖之谊。不以还支发烦当路,申请举全数效乐输,以遂公未竟之志。前获抚翁公既上其事,奉恩纶,表宅里,通三县士庶。深维自兹以往,畋田宅宅,食公之德于无穷者。非百世祀,亡以慰万家尸祝之忱,此蒿坝钟公祠所由作也。


公讳念祖,号厚堂。咸丰中,游学滇南。会有回逆之变,以国子生投笔从戎,隶前督部岑襄勤公(岑毓英)部下。总戎行,当前敌,大小百数十战。一解省围,三禽(擒)逆首,收复府、厅、州、县名城十数,肃清全滇。积功累任令长、牧守,仕至监司,晋崇阶,加“勇”号。岁丙戌正,任盐法道。俸满入觐,道出上海,金创举发,得请开缺。养伤里居,十有余稔。直(值)海疆事棘,力疾视师,焦劳致剧。以庚子春二月壬午,告终里第,得年六十有八。倾城巷祭,穷乡夜哭,备哀荣云。


公既殁,之明年冬十有二月,祠宇落成。记所谓有功烈于民者,公实当之。征诸报功之典,公且庙食于滇。其在斯祠,尤礼之以义起者也。惟公有灵,尚其永绥于斯。并三江之崇祀汤公者,北东相望,享烝尝于弗替哉。


光绪三十有二年(1906)太岁丙午春王正月三县士民公同立石


上虞蒿坝钟公祠与《蒿坝钟公祠碑记》,是上虞运河、水利工程史上的大事件,在《上虞县志》中没有记载。希望能在新修《上虞区志》中加以载入,以补史志之缺失。


注一,溃:疑“篑”字之误。“不篑于成”,不积一篑,未至于成之意。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文明天地 浙ICP备 18047255号 浙公网安备 33060402000462号

GMT+8, 2024-3-2 08:24 , Processed in 0.072492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